“2015年腾讯就在筹划应用号了,闭门搞了一年多怎么会是个应用商店这种小生意。”数字天堂DCloud公司创始人兼CEO王安在微博上写到。

但应用商店只是OS生态里的一个发行环节,而微信恰恰不打算挣发行的钱。

目前整个小程序所有分包大小不超过8M,单个分包/主包大小不能超过2M。

若参照单个页面10K来计算,8M大小可以有800个甚至更多的,“标准界面框架代码+外观代码+业务程序代码”界面。

打个比方:

ofo、摩拜、滴滴这类应用可能用不到50个界面;

美团、麦当劳、黎贝卡等应用,应该400个界面也足够用了。

基本上,8M大小可以用于开放上所有复杂的应用开发。

在最新版的微信客户端中,用户只要聊天界面,就能拉出任务栏,打开近使用过的小程序和星标功能升级为之后的“我的小程序”。

“虽然现在头条、抖音、快手等等都在抢夺用户的时间,但微信作为基本工具,大家至少50%的时间都在微信上,小程序让用户在微信上留存时间更长。”林森之前说到。

而且小程序的开发门槛也在逐步降低,开发时间从过去的一个月,到目前大概在1周,快记录据说是1天。

“我觉得真正的赋能者应该把你能够提供的能量更加细化,细化到可以变成被客户接受的东西,比如有赞所做的事。”知名互联网评论人Keso认为,微信提供了很多能力,比如跟客户联系的能力、支付的能力等,这些能力没有细化,用户没有办法直接拿过来用,有赞所做的是把微信提供的能力更加细化,让每一个商家都可以拿过来直接用。

除了早体验小程序的星巴克用星说,像蘑菇街、美团外卖、摩拜单车等都是小程序应用的典型案例,小程序几乎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。

现在,包括所有的开发、部署、API接口、数据流转等,小程序都是基于微信完成的,而用户数据、使用习惯也同样存储于云端。

这就更像是在手机操作系统之上建立起来更广的操作系统。

“通常来说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,通常意味着是一个操作系统,我并不认为我们有能力去做一个操作系统,但是我们有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一个可以运行程序的程序。”2016年底,张小龙曾表示。

而外界的担心也不无道理。

“微信想成为操作系统,这意味着里面得所有功能都有,需要各式各样的小程序开发者帮它完善各种服务场景。”一位科技媒体从业者透露了自己的担心,如果参照应用商店的超级中心化的模式,就冲大家这天天头部的架势,部分小程序很难被发现以及用起来。

这恐怕也是微信现在需要担心的问题,小程序的出现,是否会颠覆IOS和安卓两大操作系统的已有生态。

但至少,小程序和微信公众号一样,已经能让开发者和运营商,在这个大池子里,找到自己的定位,并且活下去了。